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让矿业搭上国际产能合作这艘巨轮

来源:中国矿业报 日期:2017年07月17日 08:33 人气:

源于中国,但属于世界的“一带一路”建设已经从倡议走向全球共识,成为国际交流与合作中的最热话题。这从前不久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空前盛况中便可窥见一斑。

“一带一路”建设怎么搞?靠务实的行动,靠相关行业一个个具体的项目。

而矿业,就是推进国际产能合作的重点领域。如何实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是海外矿业投资企业共同关注的问题。对此,在高朋满座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闭幕一个多月后,首次将会议举办地移至北京的中国探矿者年会专门设立了“矿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国际产能合作”分论坛,为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地勘单位、矿山企业代表搭建交流合作的平台,对接“一带一路”建设。在分论坛中,参会嘉宾特别介绍了由国家发改委牵头,中国矿业联合会组织实施的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建设情况,受到与会代表的关注。

矿业,国际产能合作的重要内容“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经济贸易处于重要的位置,而国际产能合作是经济贸易的重要形式,是‘一带一路’建设重要的内容、抓手和平台。”分论坛上,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刘建兴表示,国际产能合作的核心就是将我国产业优势、资金优势与国外需求结合起来,是围绕生产能力新建、转移和提升的国际合作,以企业为主体、共赢为导向,以制造业及相关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资源开发为主要领域,以直接投资、工程承包、装备贸易和技术合作为主要形式。

“国际产能合作顺应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是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重要引擎,是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动力。”刘建兴说。

据新华社报道,我国“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成果丰硕。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合作建立初具规模的经贸合作区56个。2013年至2016年,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超过600亿美元。这些为沿线国家完善基础设施、提高生产能力、加快产业发展、扩大就业机会、改善民生福祉作出实实在在的贡献。

走出去是哪些产能?这些产能去向哪里?

刘建兴回答说,富余产能、优势装备、基础设施是国际产能合作的三大内容,这些产能要走向周边地区、非洲地区、拉美地区和欧洲、北美、大洋洲地区。

2015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明确列出了包括钢铁有色行业、建材行业、轨道交通装备、境外电力项目、资源开发与化工产业等在内的11个国际产能合作重点领域和合作方向。

“这11个重点领域中都蕴涵着大量与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相关的业务。”在座无虚席的论坛现场,面对来自矿业相关领域的代表刘建兴说。

无独有偶。分论坛上,中国矿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兼国际合作中心主任史军也表示,矿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合作领域,国际产能合作是实施“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措施。新形势下,国际产能合作是抓住历史机遇、投资境外矿业的有效途径。

联盟,企业抱团出海的推动力量以企业为主体是国际产能合作的秉持的基本理念之一,这与“一带一路”理念一脉相承。

关于如何推动国际产能合作,刘建兴借用华为总裁任正非“狼狈精神”的观点做了个比喻。他说,在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时,企业应该有狼性的一面,冲锋在前,而政府要在背后扮演狈的角色,发挥好服务作用。

但是,刘建兴也坦言,中国企业走出去时需要实实在在的、专业化的帮助。过去中国企业喜欢“散兵游勇”,现在需要一个纽带形式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共同出海。

据了解,通过3年多的努力,我国从政府层面已探索出推进国际产能合作的工作流程,包括建立合作机制、对接重点项目、促成早期收获等。而作为我国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牵头单位,国家发改委创新形成了部门、地方、使馆、协会、企业、金融“六位一体”联动协同机制。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深入贯彻《国务院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国家发改委作为负责部门正在积极促进电力、钢铁、建材等多个重点产业的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建设。

2016年11月,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牵头并发起成立丝路国际产能合作促进中心。其定位就是为参与国际产能合作的企业提供政策性指导和建议,推进和落实组建“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相关工作,发挥联盟成员企业优势,整合国际、国内资源优势,为相关企业提供社会化、市场化、国际化服务,打造一个服务“一带一路”的创新型投资促进平台。

作为我国矿业联合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多年来,中国矿业联合会一直致力于搭建国际交流平台,积极促进矿业国际合作。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与中国矿联达成共识,由中国矿联牵头筹备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成立工作。经过半年多的努力,2017年5月,国家发改委复函同意成立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

据了解,除矿业外,目前已批准成立的行业企业联盟还涉及钢铁、有色、建材、电力、化工、轻工、纺织、汽车、通信、工程机械行业。

在对中国矿联的复函文件中,发改委明确提出,“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要着力推动矿业企业抱团出海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带动我国矿业产能、装备、技术等全方位输出。你会要充分发挥桥梁纽带作用,积极为各类矿业企业提供政策、法律、金融、信息等全方位服务,同时通过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进一步规范矿业企业境外经营行为,推动矿业领域国际产能合作的健康有序发展。”

分论坛上,史军从联盟的组成架构、宗旨、职能等方面向与会代表介绍了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的发展思路。

她表示,联盟将本着“协调服务、诚信自律、合作共赢”的原则;以企业为成员主体,以重点国家、地区为要点,整合资源,发挥统筹协调优势;建立全方位服务平台,促进政策沟通、信息共享、产业协同;共同推进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的可持续发展。

尽管主办方在为参会代表准备的资料袋里放有加入联盟的邀请函,但是,或许是正在打算“出海”但还未寻找到合适的项目或伙伴,亦或是“出海”过程中遇到了某些问题急迫需要专业平台的指导帮助,论坛间隙,多个参会单位迫不及待地涌上前向史军询问如何加入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的具体事项。史军透露,今年8月,中国矿联将组织召开联盟成立大会,届时欢迎更多企业加入矿业国际产能合作联盟,实现合作共赢、包容发展。

实践,实现合作共赢的不二话题“一带一路”沿线各国资源禀赋各异,经济互补性较强,彼此合作潜力和空间很大。如何做到因地制宜,实现共赢发展,值得深思。

分论坛上,不仅有来自政府部门的政策解析、相关机构的机制和平台建设探讨,还有关于非洲矿业产能合作、马达加斯加矿业投资、中亚矿产资源市场等方面的实践案例分享。

据媒体报道,近日在刚果(金)首都金沙萨举行的中刚投资论坛上,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对腾科丰古鲁美矿业的股权交割。刚果(金)腾科丰古鲁美矿业(简称TFM),是全球范围内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铜钴矿之一,也是刚果(金)国内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据悉,刚果(金)TFM铜钴矿收购项目全部完成后,洛钼集团将跃升为全球第二大钴生产商和全球领先的铜矿生产商。

带着这次成功收购刚果(金)铜钴矿的好消息,洛钼集团董事长李朝春在2017探矿者年会的分论坛上同与会代表交流了他的成功经验。

“找准属于自己的切入点,即对商业机构具有吸引力的项目;以现有项目为媒介促进交流,增进了解;围绕现有合作项目挖掘合作机会,以点带面;推进国际化与本地化。”在谈到非洲矿业产能合作问题与对策时,李朝春在洛钼集团的实践基础上罗列了以上几点经验。但是,他也表示,没有完全可供复制的路径,企业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径,要战略清晰,认清形势、把握时机,同时要有耐心、有原则、有标准,更要有积极高效的团队和大股东的支持。

“中亚地区金、锌、铝、锑、锰、铬等矿产资源储量均居世界前列,已发现有世界级特大型金属矿床32个。”新疆矿业联合会副会长张志敏从中亚五国矿产资源概况说起,分析了中亚五国优势矿产资源和中国急缺矿种及对外依存度。

新疆地处欧亚大陆腹地,已成为中国大陆进人中亚地区最为便捷的通道。而中亚国家及俄罗斯是世界上至今未被大规模开发的最后一块资源富集区,这里已被世界公认为是21世纪全球最具开发潜力的能源宝库。在同中亚国家开展产能合作特别是资源开发合作方面,新疆有着独特的地理位置优势。张志敏甚至用“骑着毛驴跨国去采矿”来形容这一明显优势。

此外,在与中亚地区开展产能合作中,新疆还具有明显的交通优势。张志敏介绍说,新亚欧大陆桥——中国-吉尔吉斯-乌兹别克铁路将有利于中亚矿产资源及石油的开发和利用,对开辟我国新的石油进口源,调整我国发展战略具有重要意义,能更好地将新疆的资源优势和地缘优势结合起来,把新疆市场和国内、国际市场连接起来,把国内和国外资源接续起来。

据了解,为了积极推进“一带一路” 建设,新疆矿业联合会与兄弟单位合作,在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建立了工作站,组织协调国内矿业企业参与国际产能合作,为国内企业走出去提供便利。

中国地质调查局沈阳地调中心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邵俭波的演讲更是吸引了在场与会代表的关注。凭借多年来对马达加斯加资源领域调查和研究的成果经验,邵俭波分别向大家介绍了该国矿产资源禀赋、勘查程度、矿业投资环境和条件,矿业投资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等情况。

演讲信息周全详尽又穿插着具体风俗民情的逸闻趣事,这让坐在会场听报告的记者仿佛置身马达加斯加当地。难怪论坛主持人笑称邵教授为“马达加斯加通”,如果投资马达加斯加不咨询邵教授那就算走弯路了。在记者看来,这个称谓真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邵俭波总结了他对投资马达加斯加矿业的思考和建议。他提出,一要有明确的投资理念和方向;二要确定主攻领域和产业链,瞄准国际优势矿产资源;三要整体规划,综合开发,特别是要进行产能整合,抱团出海,充分发挥矿业企业联盟组织的协调作用;四要提升科技含量,摒弃落后产能;五要扩大企业规模。最后,他还提出,希望大中型国企能够在投资马达加斯加矿业中“破冰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