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云锡路演开放合作 闯出一条发展之路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日期:2017年11月13日 08:36 人气:

2012~2016年,云锡连续4年出现巨额亏损,资产负债率达83%。

2015年,受控股公司连续亏损的影响,中诚信国际对控股公司主体信用评级由“主体信用评级AA,评级展望稳定”调降为“主体信用评级AA,评级展望负面”。

云锡内部亏损严重、资不抵债;外部锡金属价格持续下降,市场供需矛盾异常尖锐,供需失衡,产能严重过剩,中低端产品过多,产品结构性不足,矛盾非常突出。

云锡濒临破产,百年云锡或将不存!

担当者,不惧途艰路远2014年以来,市场的持续低迷,亏损面持续增大,让云锡感到生产经营的艰难,生存问题被市场和亏损束缚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窒息。

控股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涛把云锡的现状植入历史的纵深和未来的发展去思考,认为当前云锡存在三大危机和问题,即产业危机、信用危机和能力危机,资源魔咒问题、靠天吃饭问题,蜻蜓吃尾巴,自家吃自家的问题。

三大危机和三大问题都聚焦于这个“百年老店”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之上,为探究和解构云锡的改革和主动转型,提供了直指矛盾症结的深刻认识。

面对危机和问题,必须要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责任感和紧迫感,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胆识,在险境和危机中闯出一条出路、一条生路。

突破藩篱,冲出自我构筑的围城成为了云锡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共识。为此,云锡在制定“十三五”规划中,全面分析总结了“十二五”期间的问题,提出了“三年打基础,五年大翻身、十年创辉煌”的工作目标,并在2015年提出“创新驱动,改革突破,开放合作,转型发展”4个主要任务;2016年提出打造活力云锡、绿色云锡、幸福云锡,突出重围,再创辉煌,为建设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化现代企业集团而努力奋斗的目标。

从什么地方破局,是向辉煌目标迈出的第一步,也是关键一步。

收入的持续下降,让云锡职工中产生了一系列的悲观情绪。同样,银行、证券等资本市场也存有这样的悲观情绪。这些悲观情绪来源于产品成本与市场的倒挂,亏损面不断加大;来源于外部资金的谨慎和收紧。

没有了流动资金,生产经营资金链安全,瞬间变得迫在眉睫,资金链的断裂,云锡何以维系?

在一系列救亡图存的措施中,维持云锡生存的当务之急就是确保资金链安全。

打铁还靠自身硬。资金链安全需从两个维度进行分析。

内部,侵蚀净资产主要为:一是以房地产为代表的投资项目长期亏损,且占据较大的亏损面;二是多年来积累的历史包袱太沉重;三是部分单位体制机制不活,导致资产利用率低下,不同程度上侵蚀着利润。四是有色金属价格的低迷,突显了内部管理在效率、成本上的有待加强管理。

外部,全球经济的低迷,在资本市场融资困难重重,不断的靠举新债还旧债。

破解生存之困,自我救赎才是真正的破解。

新一届领导班子以强有力的措施加强内部管理,紧紧围绕“改革、扭亏、转型”的工作主线,找准生产经营中造成亏损的多个出血点,以问题为导向全力攻坚克难;对外,大力实施“走出去”“引进来”开放合作战略。

志强者,善行事而常达2016年10月10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2016版《意见》),债转股与企业破产重组、盘活企业资产、发展股权融资等一起成为积极稳妥去杠杆的重要途径。

由中国建设银行投资设立的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是中国银监会批准成立的第一家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在2016年初,中国建设银行为贯彻落实中央“三去一降一补”政策,在市场化、法制化前提下,就开始着眼于选择了一批央企和省属地方国企作为第一批去杠杆、市场化债转股试点企业上报国家发改委。

债转股政策对大型国企资金链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选择谁?怎样选择的主动权在中国建设银行。

处于全国大中型国有企业的行列中,云锡争取到的概率是多少?

站在云锡的角度,云锡有技术、有市场、有资源保证等众多的理由争取债转股政策优势。同时,也存在连续4年巨额亏损,造成资产负债结构持续恶化,资金链风险高等不足。

作为债转股实施机构的建设银行对云南省内各大型企业债转股的实施有着一套规范的程序和投资收益的着眼点,如何选择有着自身的考量。

信任,在双方的合作中成为迈出第一步的关键点。

全球发展放缓情况下,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深化改革、转型升级怎么样?2016年中国建设银行总行董事徐铁率队到云锡调研时,控股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涛从云锡的优势和发展方向上作出了回答,即“云锡依托资源、人才、技术和品牌优势,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眼睛向内,研究体制机制存在的问题;转型升级,把产业链再向深处延伸,提高高附加值的深加工产品的占有比例,提高公司运行的效益,走出低谷。按照云锡“十三五”规划,“三年打基础,五年大翻身,十年创辉煌”的目标,一步一个脚印,提高市场竞争力,巩固竞争优势,创新发展。”

双方进行了多次沟通和交流,建设银行先后4次选派专业人员深入云锡公司进行尽职调查、沟通及访谈,云锡公司主要领导也带领相关人员到建设银行总行进行沟通和协商,双方渐行渐近,在充分掌握了云锡公司目前的生产经营状况、资源储备情况及未来发展战略之后,为了帮助企业更好发展,实现双赢或多赢的局面,最终达成了战略合作意愿。

2016年8月15日,云南省国资委、云锡公司及建设银行签署了《关于降低云锡控股杠杆率业务合作框架协议》,为此次债转股的最终落地奠定了基础。

2016年10月16日,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严格按照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双方经过友好协商,在自愿、平等和诚信的基础上,在京签署总额近50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投资协议,建行云南省分行、云锡集团还签署了全面战略合作协议,这是双方落实总额100亿元全面降低云锡控股杠杆率框架协议迈出的实质性步伐,标志着全国首单地方国企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成功落地。

协议签署后云南省国资委主任罗昭斌表示:“云锡不是缺产品,也不是缺技术,主要还是这几年的周期性原因导致的亏损。通过债转股,可以置换高成本的负债,大幅降低财务成本。”

建设银行方表示:“在上一轮政策性债转股中,信达和华融都成为云锡集团的股东,有着良好的信誉。同时,建设银行在其过程中强烈地感受到广大干部职工,对云锡有着真挚的情感,不希望百年企业在这一代人中轰然倒下,有着改革发展的强烈愿望。通过对云锡控股公司财务、法律、生产等全方位的调研后,认为云锡作为锡行业龙头、锡行业唯一一家上市公司,经历百年发展,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发展前景好,主业健康。因此目前的困难是暂时性的困难,云锡控股公司不属于‘僵尸企业’、更不属于失信企业及产能过剩企业。”

债转股项目的成功,既为处于困境中的云锡拉了一把,又进一步澄清了外界对云锡的质疑,重塑了云锡良好的社会形象。

2017年7月11日,云锡控股公司收到中诚信国际信用等级通知书(信评委函字[2017]跟踪0528号),经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委员会审定,维持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由负面上调为稳定。

志坚者,不以险阻为难近年来,我国严格控制“两高、一资”(高耗能、高污染和资源性)产品进出口,严禁所有企业开展锡精矿加工复出口业务,锡锭和大部分锡深加工产品取消出口退税或出口退税率较低,锡产品很大一部分退出了国际市场,以云锡为代表的国内锡行业企业对国际市场锡价格的影响力大幅下降。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内经济进入下行通道,有色金属市场需求持续疲软,进出口业务萎缩,进一步加剧了供需矛盾,国内锡产品市场供应过剩,云锡生产经营面临巨大压力和挑战。但从国际上看,在一段时期内锡产品呈现小幅短缺的态势。由于国内国际市场无法自由联通,锡行业国内过剩国际短缺的情况一直没有得到改善。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向纵深发展,2016年“三去一降一补”为主要任务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力推进,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营造良好市场环境促进有色金属工业调结构促转型增效益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42号文件),明确提出“调整进出口有关政策,支持符合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开展铜精矿、锡精矿等加工贸易”。

胸怀“走出去”战略的云锡,在进出口贸易领域,已深耕多时。

2014年3月12日,商务部驻昆明特派办副特派员赵传义等一行到云锡,了解到锡化工的产业迅猛发展,工艺技术、产能规模、产品产量、技术经济指标在国内首屈一指时,赵传义连声说:“不错,真不错,这就是转型升级的示范,这就是云锡延伸产业链、发展深加工带来的效果。”

2016年3月11日,国家商务部驻昆特派员李朝胜一行四人到云锡产业园化工材料分公司实地调研后,对其在产业发展、对外开放合作等方面取得的重大进展和成效给予肯定。

2016年9月20日,控股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涛率队赴京,就云锡争取锡精矿、铜精矿加工贸易政策的有关事宜,向商务部外贸司领导进行专项汇报;对未来发展的方向、目标和任务进行了介绍,并就开展锡精矿加工贸易业务所具备的生产、质量、安全、环保和营销渠道等方面的优势,开展锡精矿加工贸易对云锡、国内锡行业的贡献,对地方经济的贡献等内容进行了详尽汇报。

2017年3月1日,控股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涛一行到云南省商务厅就进出口业务的预计完成情况,当前涉及外贸业务的有关问题进行了说明。

机会面前,云锡对发展的真诚、对事业的执着打动了每一位聆听者。

机会面前,云锡以详实的数据、完美的方案演绎政策的可行性和必要性。

机会面前,云锡展现的是“一带一路”建设忠实的执行者,是努力争当云南省工业转型升级的排头兵。

2017年4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印发《商务部关于允许云南锡业股份有限公司开展锡精矿加工贸易业务的通知》(商贸函[2017]168号),标志着云锡开展锡精矿加工贸易业务获得了国家层面的许可和支持。商务部对锡行业内的唯一企业发文特许一项政策,这是史无先例的。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如果把云锡百年锡工业的科技发展置于技术引进、置于开放合作的坐标上,我们就能发现云锡先辈的观念和视野,成就了百年云锡的辉煌;就能发现一个百年老店的背后,有着对文化趋向抉择的正确性,在处理本土文化及外来文化上形成了“洋为中用”“中西结合”“为我所用”的特色文化运作模式,而开放合作才是这一特色文化的根本。

百年云锡一路走来,开放合作缔造了一个强大的云锡。

从历史上看,云锡的每一次重大科技创新,都是走出去、请进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成就了每一次飞跃。同样,在上世纪初,云锡与澳大利亚澳斯麦特公司、美国莫顿公司先后在锡冶炼、甲基锡领域进行合作,奠定了云锡在科技领域的快速发展。

云锡的开放合作,不仅限于技术的引进,更多的是在开放、包容、为我所用理念的支撑下,而进行的科技、人文、管理等多方面的汲取,终始关注世界锡科技前沿,始终盯住市场动态。

2015年11月,张涛率队到美国拜访了客户,并对驻美国公司要求,一是加强与美国各相关公司的合作,实现优势互补,推动公司的国际化进程。二是加强对外合作。不能只局限于锡的方面,要向其它方面积极拓展。注意追踪好的项目,寻找好的合作伙伴,加速开展在新领域中的合作。三是要对海外公司的相关职能业务进行研究,充分放权,以有利于人才的流动和引进,吸引高素质人才到云锡工作。

2016年,张涛在德国期间,要求各海外公司一定要注意开放合作,注意瞄准前沿,看准发展趋势。对好的项目,要盯紧盯实,通过多种方式进行合作,寻求技术、项目和市场平台。

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全面实施和快速推进,云南将建设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开放前沿。在此背景下,云锡寻求于在更高领域、更广区域拓展开放合作。

从世界锡行业的现状来看:

锡科技领域,欧洲有着部分领先的技术水平和人才优势。

锡金属市场,全球最大的锡金属消费市场在东南亚,而中国则是最大。

锡生产商,全球主要锡生产商云锡、PT蒂玛、云南乘风在东南亚,其中云南就占两个。

处于天时、地利、人和的云锡,把目光聚焦于国际锡协,在更高领域谋篇布局。

国际锡协是全球锡行业的高层组织,在合作领域有望与云锡开展技术、人才、产业发展的合作,帮助云锡了解和掌握科技发展的前景、产业发展的趋势,企业发展的空间将会更为开阔,转方式调结构的思路将会更加清晰。

2016年8月,张涛到英国拜访了国际锡研究协会总部及其实验室。就锡行业面临的挑战、国际锡行业行为准则、全球经济形势及锡行业市场分析、锡的新应用探索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取得广泛共识。探讨了2017年在昆明举行国际锡业论坛的可能性。

2017年9月13日,以“预见、发展、创新、共赢”为主题的2017亚洲锡业周在昆明开幕,来自全球及中国的矿山、冶炼厂、焊料企业、电子制造企业、马口铁工厂、化工厂、贸易商、基金、证券公司、各大投行、综合利用公司及大专院校和研究机构等组织的300多人,围绕经济、技术、贸易等领域开展对话合作。

作为世界锡行业的领跑者,各类组织把锡行业的发展走向聚焦到了云锡,期待在世界锡业迷茫当前,云锡有着新的举动,提出新的模式。

会上,控股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涛在会上提出了3个方面的倡议:一是不断开放合作,通过国际锡协、科研机构与企业之间的真诚合作,不断加强锡及锡深加工领域的交流,共同推动世界锡业的升级发展;二是着力创新驱动,坚持不懈地研发和探索锡的新用途和新特性,以科技创新带动产品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永葆世界锡业发展的生机活力;三是实现共赢发展,不断优化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顺应时代需求,优化资源配置,在锡行业行为准则的框架下抱团发展、共赢发展。

开放合作、创新驱动、共赢发展方案的提出,既是云锡近年来始终致力于的方向,也契合于世界锡行业各组织的发展趋向,更是“一带一路”建设在世界锡行业中的一个缩影和生动的实践。

2017年亚洲锡业周,是全球锡行业合作机制的升级版。通过鼓励更多发展中国家和更多相关锡行业的组织参与进来,各类组织可以整合自己的传统合作网络,跨越地理和文化的差异,形成全球范围内更加开放包容的合作平台,更好地表达共同的愿景和诉求。亚洲锡业周一方面有利于构筑国家间新型互利合作关系的基石;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与锡行业相关的各类组织在发展的速度和质量。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亚洲锡业周是志同道合者的自觉选择,相信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推动下,国际锡协成员组织之间的合作也将不断深化,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